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www.ziziqi.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维和防暴队上映时间

张碧志31178万字61313人读过连载

��次,然后再收手。这个蠢货,花了八十多万,买只苦力蛊,足足是两倍多的价格。叫我出了口恶气,真是令人开心,哈哈哈!”这时,方源的声音传来。“不过这次,我就放你一马,苦力蛊让给你了。”家奴:“……”商睚眦:“……”(未完待续)第一百零九节:拍卖(终)“哈哈,现在的商睚眦恐怕脸色铁青吧。”九号包厢中,魏央忍不住笑起来,“不过,方正老弟,你没有买到苦力蛊,真的不要紧吗?”一旁,商心慈也向方源投来关切的目光。方源笑了笑:“苦力蛊我的确势在必得,不过,我却不想做这个冤大头,花八十一万买只蛊。我宁愿自己合炼。八十一万……足够我尝试许多次了。”“但合炼失败的可能性很大,而且对黑土哥哥你也会有损伤。”商心慈语气担忧。方源轻轻地摇摇头,此事他另有定计,却不能和外人明说。“嘿!这个方正,把商睚眦给耍了。商睚眦花了足足八十一万,就买了只苦力蛊。”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商睚眦这个蠢货,简直是给我们少主丢脸!”商家少主们皆现有怒容。“话说方正演得还真像,连我都被他骗了。”有人感慨。“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啊。我早就意识到有些不妥之处了。”有人马后炮。“商睚眦气量狭小,喜好报复,因此一直跟价。但方正也没有得偿所愿,两人都是输家。所以拍卖场中不能怄气啊。”巨开碑心中感叹着。“真正的赢家,只有拍卖场。”“沮家开心了,一只苦力蛊,卖了八十一万!”众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但事实上,他们忽略了还有一个大赢家。那就是骤然出名的安渔姑娘。商睚眦奋力将手中的青瓷杯盏,扔到地上,摔个粉碎。五号包厢内,家奴们瞬时跪地垂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商睚眦坐在座位上。鼻息粗壮,额头上青筋直冒,满脸的怒容。被方正坑了!八十一万啊,买了只苦力蛊,自己根本用不上。商睚眦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事实上,他是精明的。他从那次挫折中,汲取了教训,吃一堑长一智。这一年多来励精图治,将商铺经营得很好。但性格决定命运。他就是小肚鸡肠的人。仇恨令他智昏,中了方源的圈套。“方正、方正,若不是毒誓蛊,我一定会杀死你,把你千刀万剐啊!!!”商睚眦在心中不停地咆哮怒吼。拍卖会继续下去。第十四件拍品。第十五件,十六件…十八件…二十八件……一**的竞价高氵朝掀起来,气氛热烈,让人们很快遗忘了方源和商睚眦之争。“下面是第三十二件拍品——四转风气蛊。”女蛊师的声音仍旧清脆悦耳。风气蛊形如一只蝴蝶,它有青蓝色的双翅,每一次扇动,都会有碎钻般的星芒在周围的空气中产生。自然是十分吸引人们的眼球。风气蛊。是很特殊的蛊虫。它吸收生命的活力,从风中诞生,是天然蛊。到目前为止,还未有秘方大师。研究出炼成它们的秘方。秘方大师一般分为三大流派。过去流派,研究消失的力道、气道等等蛊虫秘方,试图还原。现在流派,研究天然蛊。企图钻研出合炼它们的秘方。还有未来流派,专门创造新蛊虫的炼蛊秘方。风气蛊不仅出身特殊。用途也特殊。它针对一支种族群体而施展,用一种无形的力量,营造出一种集体中流行的爱好或者习惯。上古时代,蛊师们用它来对付兽群。比如要对付一支钢针猪群,蛊师用了风气蛊后,这支钢针猪群,就忽然形成了一种,喜欢用全身皮毛蹭石头的习惯。钢针猪的皮毛,如根根铁针,攻防一体。蹭了石头之后,皮毛渐渐损毁,蛊师们对付起来,不费吹灰之力。但后来,蛊师们渐渐发现,风气蛊用来统治部落、家族,是绝好的利器。有的家族,粮食缺乏,却爱好酿酒。用了风气蛊后,改变了酿酒的习惯后,粮食增多,家族壮大起来。风气蛊不仅可以用来对内,也可以用来对外。在历史上,有个很著名的例子。两个家族相争,弱小的一方动用了风气蛊,使得强大的家族忽然兴起了女子裹小脚的风气。这使得这个家族中的女子,劳动力大减。女性蛊师也战斗力大降,最终被弱小的家族翻盘逆转而灭。说到底这是蛊的世界,有千奇百怪的蛊虫。女蛊师洋洋洒洒地介绍一通后,道:“风气蛊,底价二十六万元石。”“三十万。”翼家的家老翼不悔首先报了价。“三十五万。”飞家的飞鸾凤毫不示弱。“三十七万。”一位秘方大师喊道。“三十八万。”魏央开口。他执掌风雨楼,也希望用这风气蛊使下属办事,更加尽心尽力。“五十万!”方源再次高喊。全场一静。方源沉寂良久,这一次的声音又让众人回想起,不久前他和商睚眦的争锋。“五十万元石,买一只风气蛊?方正,你还想坑我?当我傻子吗!”商睚眦咬牙切齿,眼中燃烧着愤恨之火。他刚刚花了八十一万,再花五十万,可就要破产了。“五十万一次……两次……三次,成交!”女蛊师喊道。五十万的价格,稍微超过了众人预期,没有人加价。风气蛊对势力有效果,对个人用途极少,也使得大多数人兴致缺缺。“方正老弟,这风气蛊四十六万就可以拿下的。”魏央叹了口气。商心慈却有不同见解:“不,考虑到翼家、飞家的两位家老,很可能较劲,使得价格一路突破上去。叫价五十万,一下子打消他们的想法,也是正确的抉择。”“四十六万……五十万……多了四万元石而已。魏大哥。这只蛊我就收下了。”方源挥挥手,不在乎地道。“怎么,你难道也想重建古月山寨?”魏央有些吃惊,没有料到方源对风气蛊真的感兴趣。刚刚,他还以为,这是方源替他喊价的呢。“当然有需求,不过此事未成,却还须保密。”方源笑了笑,没有作过多的解释。“哼。神神叨叨的。”白凝冰见不惯方源这作风,知道他必有图谋,不由地暗暗警惕。风气蛊之后,是一套餐风蛊。三十八只餐风蛊,合成一套。一起拍卖。餐风蛊只是二转蛊虫,但很实用。能令蛊师以风为食,填饱肚子。沮家寨处于飓风山上,擅长风类蛊虫。餐风蛊就是他们的特征之一。时间不断流逝着。第三十四件拍品,三十五……三十八……四十四……方源再无出手,倒是魏央出手一次,将一只光类蛊成功买下。算是如愿以偿。白凝冰也连拍三次,最终入手一只三转的龙卷蛊。正当方源感到无趣之时,最后的第四十九件拍品登场了。“这是本场拍卖会的压轴宝物。它并非是蛊虫,也不是珍贵的炼蛊辅料。它是一则秘方。”女蛊师徐徐地介绍道。接着,她又补充一句:“这则秘方,由于十分珍贵,因此还未鉴定。”这句话无疑勾起了大多数人的好奇心。一般珍贵的炼蛊秘方。都要谨慎鉴定。因为一旦交给秘方大师鉴定,这秘方就有泄露出去的危险。秘方。秘方,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没有秘密众所之知的秘方,其价格会连一张白纸都不如。女蛊师经验老道,特意没有说话,留给众人反应的时间。看到众人涣散的目光,又集中到自己的身上,女蛊师浅浅一笑,抛出一个炸弹:“这则秘方,事关天元宝君莲。”“天元宝君莲?我没有听错吧!”“三转天元宝莲,四转天元宝君莲,五转天元宝王莲……这个系列的蛊太有名了,简直是如雷贯耳啊。”“这是元莲仙尊的核心蛊。据说,谁能炼制出六转的天元宝皇莲,就有机会继承元莲仙尊留下来的传承遗藏!”“想不到沮家寨中,居然有这等收藏……”拍卖场中人群沸腾了。女蛊师接着开口:“想必诸位都对天元宝莲有所了解,这里我就不多做介绍了。这是一份关于如何合炼出天元宝君莲的秘方。底价五十万元石!”秘方的价格,原比蛊虫要高得多。四转天元宝君莲的秘方,比天元宝君莲本身还要昂贵。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从理论上讲,有秘方,就能有无数的天元宝君莲。“等一等,我有个疑问。这份秘方,可需要天元宝莲为合炼材料?”方源忽然开口,高声喝问。女蛊师面色微微一变。她有心不想回答,但却知道方源乃是紫荆令牌之主。她一直想刻意地回避这个问题,但没有料到方源如此才思敏捷,发现了关键之处。无奈之下,她只好实话实说:“虽然原则上,秘方中的内容,不会公布。但商家以诚信为本本,这秘方中的确需要天元宝莲为主料。”众人不禁哗然。“要以天元宝莲为主料,我们从哪里找得到这玩意?”“难怪沮家得了这道秘方,也没有合炼出天元宝君莲呢。”“这秘方有什么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太尴尬了。”“好险,得亏了有方正问了这么一问。”“最关键是,这秘方是真是假,还没有鉴定呢。”“这秘方能被沮家收藏,料想不差。我出五十二万元石。”一位秘方大师报价道。尽管如此,事关天元宝君莲的秘方,仍旧对一些蛊师有很大的吸引力。“五十五万。”“五十八万。”价格交替上升,越来越慢,最终卡到六十六万。“六十七万。”魏央的最后报价,使得他终究买下了这个秘方。(未完待续)第一百一十节:心慈之志随着天元宝君莲的秘方,被魏央购走,这场拍卖会也顺利结束。沮家到底是屹立数百年的家族,深有底蕴。这些沮家的收藏,让参加拍卖的不少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收获,也让许多人开了眼界。“大家难得欢聚一堂,先都别走,让我来做东。”方源挽留下众人。酒楼中,玉盘珍馐,佳肴美酒。“方正老弟,这是你要的秘方。”酒过三巡,魏央将一只铭心蛊取出,交给方源。铭心蛊,形如瓢虫,手指头大小。通体赤红一片,背部浑圆的甲壳上,印有四颗白色的爱心状斑点。铭心蛊也是存储类的蛊。和书虫差不多,存储的是信息。铭心蛊,从一转到五转都有。一转的铭心蛊,背部甲壳上只有一颗白色心状斑纹。二转的有两颗,如此类推。魏央掏出来的这只铭心蛊,有四颗斑点,这就表明这只铭心蛊高达四转。不过,要储藏天元宝君莲的秘方,动用四转的铭心蛊也很正常。方源为了这个秘方,花了六十七万元石。为了避嫌,又让魏央来报价。看着这只铭心蛊,方源却没接手,而是道:“既然魏大哥已经炼化了它,不如现在就用了,省得我再炼化一次。”“也好。”魏央点点头,真元灌注过去。铭心蛊砰的一声轻响,化为一道粉色流光。在魏央的意念操纵下,流光扑到方源的心口,转瞬间消失不见。立时,方源的心中就涌出一个秘方。关于如何合炼出天元宝君莲的方子。合炼前的主料蛊虫,各项辅料。所有的步骤,以及过程中的注意事项,都一应俱全。这些内容,方源想忘都忘不掉,就像深深的刻在了心头。这就是铭心蛊的效果,记忆深刻,如刻骨铭心。一股淡淡的喜悦之情在方源的心中泛起:“我手中有天元宝莲,但它只是三转。现在用挺不错,但是当我到达四转。它的辅助效果就立马衰弱下去了。如今有了这份秘方,将来若能合炼出天元宝君莲,无疑能给我带来巨大帮助。”方源不知道有关天元宝莲的秘方。如今能得到这个方子,乃是意外之喜。当然,这份秘方没有鉴定过。不过以方源丰富的经验。初步判断,这秘方虚假的可能性很小。要不然,商家也不拿出来拍卖。“不过将来还是得用些蛊,来推衍一下,防止其中的陷阱或者错漏。”“我如今买下这道秘方,恐怕其他人都会有些想法。一定会有许多人猜测,我的手上。是否有一株天元宝莲……”“不过,天元宝莲虽然珍稀,但并不唯一。不像血颅蛊那般烫手。否则,我也不会明目张胆地买下这秘方了。如今我的蛊虫组合。已经渐成,修为不断突破,顾忌越来越少,买下这秘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若换做以前。方源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来买下这个秘方。但是现在。他离三转高阶,只差半步之遥,也就是几天内的事情。再动用白银舍利蛊后,那就是三转巅峰!他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又有紫荆令牌护身,再加上众人只是猜测怀疑,因而此事的影响他完全能够承担。“算算时间,方正来到商家城已经两年有余,实力进步之快,超出意料。天元宝莲……”魏央喝着酒,他虽然有所猜测,但终究没有开口。“难道黑土哥哥手中有天元宝莲?”商心慈也在暗暗思考,却没有问。她修行的第一天,商燕飞就告诉她蛊师圈子中的许多忌讳。其中就有一条,不得随意询问其他蛊师拥有的蛊虫。蛊虫对于蛊师来讲,是立身之本,是隐私,是秘密,是底牌。蛊虫一旦暴露出去,蛊师就极容易遭到针对。所以蛊师之间,不得询问彼此的蛊虫,这是一个大忌讳。“方源有天元宝莲,因此买了秘方。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放弃了苦力蛊,却买了风气蛊,这是为何?”坐在一旁的白凝冰没有说话,在心底寻思,方源的举动让她有些看不透。“唉,若是我能成为少主就好了。商家少主每年都有机会,向家族申请三只蛊虫,家族会无偿地为其收购。”商心慈叹息一声。这是商家培养少主的一大政策。只要要求不过分,商家都会集家族之力,来全力收购少主们想要的蛊。商心慈若成为少主,想要一只苦力蛊,借助整个商家的力量,简直是小菜一碟,易如反掌。方源很早之前,就在寻求苦力蛊。如今好不容易,在拍卖会上等到了,却被商睚眦所阻,失之交臂。商心慈很想帮到方源。方源拍拍商心慈的肩膀,面带微笑:“无妨无妨,说不得商睚眦会将那只苦力蛊,主动交到我的手上。”“二哥花了八十一万,买了那只苦力蛊,已经成为笑柄。要让他主动送出,恐怕不成……”一旁的商螭吻摇摇头,觉得方源在异想天开。“难道黑土哥哥,你已经想到了什么妙计?”商心慈双眼闪亮。魏央等人,也看过来,一脸好奇之色。方源手指着白凝冰,似乎胸有成竹:“这一切还要归功于凝冰。”“我?”白凝冰顿时一愣。“快说说,是什么奇思妙想?”众人不由地更加好奇。“两三天后,此事便见分晓。容我先卖个关子。”方源打个哈哈。他又看向商心慈,面容一肃:“心慈,你真的想成为少主吗?要成为少主,就是落入政治漩涡,从此身不由己。商家的情况,你现在一定比我更清楚。商家的少主之间。竞争激烈,为了一个位置,争夺得头破血流。你要成为少主,就有被倾轧的危险啊。”此事是关键中的关键,方源需要问个清楚。若商心慈没有此心志,就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方源炯炯的目光注视下,商心慈浅浅一笑:“黑土哥哥,就算是现在的我,难道能得自由吗?同样也是身不由己啊。”“加入商队。来到商家城的这一路上,可谓是艰难险阻,险死还生。我早就静心反思,世间如海,我们就像是一艘艘的小舟。小舟随波逐流。看似逍遥,却有很多的无奈和痛楚。只有修为越高,势力越大,小舟变成大船,才能抗衡风雨,给自己在乎的人提供避风的港湾。”商心慈的话,平平淡淡。一点也不慷慨激昂。但众人却听出此中的一股豪情。“好,有志气。”魏央笑了一声。商螭吻亦投去惊异的目光。她和商心慈相处时间并不短,却还未瞧出后者温柔的模样下,暗藏有这样的雄心壮志。“我家小姐乃是行商的奇才。当一个商家少主,绰绰有余。”小蝶站在商心慈的背后,一脸骄傲的插嘴道。“小蝶……”商心慈面色一窘,略带嗔意。看了小蝶一眼。小蝶吐了吐舌头。“哈哈,说的好。既然如此。那我们两人就助你一臂之力,成人之美,助心慈你成为商家少主。”方源哈哈大笑,放下心来。商心慈能有此志,也不奇怪。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商心慈童年并不幸福,饱受家族欺凌。商队一行,更教她清楚地认识到世界的残酷,自身的渺小柔弱。再温柔的人,受到这样的刺激,也会奋发图强。但商心慈心性善良,和方白二人不同。她想要变强,除了为了自己,更多的是想给周围的人幸福。“呵呵呵,今年的少主考核已经过去。要等到来年,心慈妹妹才有机会了。不过,竞争少主之位,十分激烈。父亲大人的子女众多,每年只有一个少主的位置,但却有数百的竞争者。”商螭吻微笑着,主动为商心慈出谋划策。但是她的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商心慈修为低微,如今只有一转高阶。资质也不行,连乙等都不到,没有发展的潜力。她的母族是张家,张家向来和商家积怨深厚,这更是她的政治大劣势。她孤身一人,势单力薄,谁会去支持她?唯一的优势,在于商燕飞的宠爱。商燕飞为了她,耗费巨大代价,几乎是逆天改命一般,将毫无修行希望的商心慈,打造成一位蛊师。这是其他的子女,都没有的待遇。但这优势,从某种方面来讲,也是劣势。商心慈被孤立了,就算是商螭吻的心中也暗藏着对她的羡慕嫉妒。种种原由,商心慈要成为商家少主,真的是极其艰难,希望渺茫。商心慈的这些劣势,方源自然也心知肚明。在他前世,足足六年之后,商心慈才成了少主。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前世商心慈势单力孤,今生却多了方源的臂助……“心慈放心,有我等助你,不需明年,今年就可让你登上少主之位!”方源哈哈大笑,一副运筹帷幄的架势。“那我等就拭目以待啦。”商螭吻表面笑着附和,暗下撇嘴,觉得方源越说越不靠谱,胡吹大气。魏央放下手中酒杯:“方正老弟,事关商家少主之争,非同小可。我身为家老重臣,却不能掺和其中的。”“不需魏大哥相助。此计早在两年多前,就已经埋设下来。一切多亏了有凝冰。”方源笑得道。“哦?”一时间,桌上众人都将目光集中到白凝冰的身上。作为视线的焦点,白凝冰依旧是一脸冷漠,但心中却疑惑重生,不由暗中腹诽。“这关我什么事?”“凝冰,凝冰,叫得肉麻死了。真以为我们关系多好似的!”第一百一十一节:你这个无耻小人!转眼间,三四天过去。“苦力蛊……”书房中,商睚眦看着手中的蛊虫,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心中泛起一股冲动——想把这蛊捏死!但他又不得不忍耐下来。这苦力蛊,毕竟是他花费了八十一万的高价买下来的。捏死了,叫他心疼。但每每看着这玩意,商睚眦的心中又十分郁闷。这只苦力蛊,好像是无声的嘲讽,无时无刻的不停地提醒商睚眦他的愚蠢!几天前的那场拍卖会上,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方源算计。如今,他已经成了众人的笑柄。就算是周围的亲族,也不待见他。自己愚蠢也就罢了,但你是商家少主啊,此番行径简直是给商家抹黑!商睚眦身为商家少主,一举一动,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商家的形象。他在拍卖场的表现,不仅是他自身的耻辱,也羞辱了商家族人心中的自豪感、优越感。至于商燕飞,倒没有什么表态。不过,这更让商睚眦心中惴惴不安。“不行,我一定要把场子找回来。我要让父亲刮目相看,我要让族人对我的印象改观!”商睚眦狠狠咬牙,下定决心。“方正,你敢和我作对,敢戏耍我。我要让你付出惨烈的代价!”他的眼中阴冷的寒芒闪烁不定,开始琢磨着如何算计方源。经此一事,他对方源的愤恨更加浓郁深厚,简直是深入骨髓的仇恨。“少主,少主,大事不好啦!”就在这时,一位心腹家奴奔跑过来。站在书房的门前大喊大叫。“慌慌张张的,成什么体统?给我滚进来!”商睚眦不悦地喝斥道。房门被推开,家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脸的惊惶:“少主,事情不妙。不知从什么地方传起的,现在商家城几乎所有的大街小巷,都在流传。说少主你曾经和�



最新章节:第521章 郭麒麟 郭麒麟 郭麒麟 郭麒麟

更新时间:2021-06-14 20:02:51

维和防暴队上映时间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六个半月引产假期
第567章 日本j2联赛
第566章 怎样种植少
第565章 快船队赛程
第564章 pcpi的赛程
第563章 2018足球世界杯赛程
第562章 李丽莎欧洲杯无圣光54
第561章 广州眼科费用贵吗
第560章 阴道停药多久可以查白带
维和防暴队上映时间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全国疫苗接种最新
第2章 汽车宾利车
第3章 星座几月几日是什么
第4章 世锦赛游泳赛程
第5章 火箭季后赛名单
第6章 银行8大违规贷款
第7章 欧冠决赛皇马vs尤文
第8章 s5赛程
第9章 建党百年有哪些庆祝活动
第10章 皇马vs塞维利亚
第11章 巴西乙级联赛
第12章 广州恒大赛程2019
第13章 当你发现你的女朋友是个男人
第14章 博格巴加盟皇马
第15章 中乙联赛
第16章 2017年欧冠赛程
第17章 排球之窗女排联赛直播
第18章 cba赛程季后赛
第19章 火箭和雷霆季后赛直播
第20章 从头编到尾辫子的视频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31713章节
第549章 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的问题
第550章 2017年7月胜负彩赛程
第551章 螺蛳粉体验感
第552章 皇马欧冠球衣
第553章 十二强赛赛程对阵表
第554章 英超联赛赛程
第555章 中甲联赛积分
第556章 网约车啥车最好
第557章 欧冠皇马
第558章 篮球运球
第559章 上海申花赛程
第560章 2021年五月三日天气预报
第561章 cba季后赛赛程表
第562章 韩国k联赛直播
第563章 欧冠2018赛程表
第564章 皇马logo
第565章 oppo encoair耳机定位
第566章 法乙联赛直播
第567章 王者荣耀kpl赛程
第568章 伦敦期货交易所是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 More+

研发费用对成本

倪建辉

这个故事怎么叫

孙依婷

自己过生日的妈妈

梁吉旭

适合黑色西装内搭

黄启峰

女人不喜欢负责男人

吕家庆

朋友发圈的朋友圈文案

沈皓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