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www.ziziqi.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孙祥欧冠

赖怡云36170万字23226人读过连载

��唯有先将漠脉扳倒吞并,才有本钱可能夺回药堂家老之位。要将漠脉吞并,只要扼杀他们的希望即可。而这个希望自然就是古月方源。“铁神捕,实不相瞒,老身关注你们已经很久了。请跟我来吧,我带你们进去家族禁地。呵呵呵,若换做平时,那里可是守卫森严得很。但不巧老身现在就负责守卫禁地。”古月药姬阴笑几声。她当然希望借刀杀人,但如果方源无辜,她也绝不吝啬一些栽赃诬告的手段。地下溶洞的一间密室内,铁若男看到了记载着古月一族历史的秘典。从一代开始,古月山寨刚刚建立,到期间辉煌鼎盛,再到如今略显落魄。秘典中记录了这数百年间,大大小小的历史事☆件,详尽得很。“这个一代族长,来历神秘,孤身一人创立古月山寨。极可能是个魔修!”铁若男翻开前几页看了,语出惊人。“这也没有什么。很多魔道蛊师,闯荡累了,都会选择开枝散叶,创立家族。几百年后,就由黑洗白,这些家族后人就成了正道人士。这样的情况,其实有很多,不足为怪。”一旁,铁血冷开口道。“那么他之前的罪错,就这样一笔勾销了吗?”铁若男神情不忿,“这些魔道蛊师犯下罪孽,等到一定时候,自己累了,就定居下来,安享晚年。这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们?”铁血冷幽幽叹息一声:“若男。年轻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认为这个世界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但当你见得多了,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其实是灰色的。有时候黑的能转成白的,白的能转变成黑。有的黑未必比白阴险,有的白可能罪孽更深。”“而且魔道蛊师,也有他们的苦衷。正道蛊师掌握控制着修行资源,而魔道蛊师却势单力孤,只能靠一些偏激的方法去做。像一代族长这般,能回头是岸的例子,已经是好的。至少他不再为恶,由黑转白,为正道贡献了一份力量啊。”铁血冷劝慰着,但少女铁若男却显然并不信服。她摇摇头,斩钉截铁地道:“父亲,你这样同情魔道蛊师,是不对的。白就是白,黑就是黑。犯了错,就应该受到惩罚。违了法,就应该得到治理。否则公道何在,正义何在,律法何在?”“这不是同情。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犯罪。只要人存在着,犯罪就不会终止。我的孩子,你会渐渐地发现: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过于弱小了。”铁若男语气沧桑而又悲凉,“罢了,现在对你而言,说这些还太早,你还是专心破案罢。”“是,父亲。”铁若男撇撇嘴,对铁血冷苍凉的话语有些不以为意。人年轻的时候,总以为自己能改变世界。但当人长大之后,才会渐渐发现,自己保持本色,而没有被这个世界改变已经算得上伟大的成功了。少女继续翻阅,忽然手上动作一顿。“四代族长……花酒行者?酒……酒虫?”她双眼骤亮!电流闪烁缭绕,尖锐的牙齿如刀刃,闪烁着寒光。一只狂电狼猛地向白凝冰扑去,狼爪在空中划出一道光影。白凝冰一动不动,蓝眸中狂电狼的爪子越来越大,但他却没有一点躲闪的意思。忽然一道白虹,从他腹部空窍电射而出。光虹一爆,白色的光芒挥洒如雨。光雨中,优雅的白蛇显现,长长的银须如仙带飘荡。面对这只五转蛇蛊,前一刻还嚣张狂吼的狂电狼,顿时蔫了,想要撤退。但白相仙蛇张开嘴,轻轻吐出一股云雾。白雾似慢实快,罩住狂电狼。狂电狼被这雾气遮蔽视野,急得后跃腾挪。但不管它如何移动,这股白雾如影随形,一直都罩在他的身边,使其摆脱不得。白相仙蛇蛊的能力,就是这团迷津雾。罩住之后,能使强敌不辨方向,视野一片白色茫茫。电狼这种野兽,向来是视力强大,听力孱弱。狂电狼同样如此,此时最得力的感知器官被遮蔽,焦急得连连嘶吼。腾挪中,撞断了许多树木山石,显得越加狂暴。它忽然张口咆哮,吐出一道蓝光霹雳。霹雳正巧朝白凝冰电射而来,但白凝冰却毫无闪躲之意。霹雳正中白凝冰的胸膛,将其击穿。白凝冰缓缓低下头,霹雳劈出来的大洞,令他能从前面,看到后面。但很快,这大洞伤口就开始结冰。一层层的白冰将伤口覆盖,很快冰霜消解,竟然变成了血肉。“这才是北冥冰魄体的真正的强大之处啊。我即是冰,冰即是我。对于普通蛊师而言的致命伤,对我而言,几个呼吸就能恢复。”白凝冰心中感叹着,然后慢慢举起自己的右臂。他的右臂原本是断了的,但现在却靠着北冥冰魄体,已经恢复如初。“白相仙蛇蛊,也是感知到了北冥冰魄体的气息,而主动钻入我的空窍之中。北冥冰魄体,能吸引水行蛊虫主动来投!如此强大,却又如此弱小啊!”白凝冰仰天长叹。这些天来,他没有压制修为。北冥冰魄体越来越强大,但他亦感到死亡之期也已经临近。“大仙还是没有动静吗?”这时,白家族长走过来,关切地问道。白凝冰摇了摇头:“这蛇蛊并没有承认我,只是被我北冥冰魄体的气息吸引,将家从元泉搬到我的空窍里面。只有当我身处险境,有性命之危时,它才会出来守护我。”但白相仙蛇并没有被白凝冰炼化,因此这种守护效果,也极为有限。就比方刚刚狂电狼的霹雳电流,速度太快,白相仙蛇反应不及,白凝冰就被劈中了。说到底,白相仙蛇,并不是防御蛊。方源前世中,江凡和吞江蟾也是类似这样。江凡虽然得到了五转吞江蟾的协助,但最终他仍旧被蛊师刺杀身亡。白家族长叹息,对此他感到万分的遗憾和惋惜。但他也没有办法了,能做的他都做了。“对了,三族协商的结果已经出来了。熊家寨实力保存了大半,不能轻侮。最终三家决定,举办一场三族大比武。以此结果判定赔偿方案。这场比武,只有三十岁之下的蛊师才能参加。”“我知道了。”白凝冰点点头,“我已经预感到,我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能有一场比武,真是令我开心。谢谢你,族长大人。”“哪里。我也是为家族考虑。”白家族长脸色讪讪。是他提出的这个提议,目的也是最大程度压榨出白凝冰的价值。但白凝冰的感谢,却也是真心实意。白相仙蛇蛊毫无动静,意味着他无缘一代先祖的传承。但有生就有死,何足道哉?白凝冰已经寻到了自己的路,他早已经不再恐惧。只是心中还有一场约战,放不下。“方源,三族大比,你会来的吧?不要令我失望啊。因为现在的我,真的很强很强……”第一百七十九节:历史由人书写“花酒行者跪地求饶,四代族长心慈仁善,不妨他突然偷袭。四代族长将花酒行者当场击毙,但自身亦受重创,不久逝世!哀哉!魔道中人,果然背信忘义,翻脸无常……”铁若男读着这行内容,双眼却渐渐地黯淡下来。“可惜。这花酒行者是被当场击毙,不可能留下传承了。若是他能留下传承,这时间刚好对上呢。”少女心中叹息。她并不放弃,又将古月史典细心翻看,直到时间耗尽,古月药姬来催促。铁家父女一走出家主阁,方正就从迎了上去:“有什么发现吗?”铁血冷沉默,铁若男苦笑着摇摇头。但方正却道:“我刚刚想起来一件事情,也许对你们会有帮助。曾经哥哥和赤脉走的很近,赤脉的家老古月赤练曾当众维护过他。铁姑娘,你说,这酒虫会不会是赤练私下里,送给哥哥的呢?”“赤脉的人?”铁若男皱起了眉头。“没错。在狼cháo之前,赤脉、漠脉是我们古月一族,最大的两个势力。”方正解释道。怎么又牵扯到赤脉了?铁若男沉吟不语。她感到头疼。这是她第一次破案,原本自信满满,但真正自己实施起来,却感到困难重重。以前看父亲破案,如抽丝剥茧,有条不紊,条理分明,简直是水到渠成。但现在当她自己实践,这才知道破案的艰难。有时候毫无线索,有时候各种线索胡乱涌现,叫人不知所措。真相一直笼罩在迷雾当中,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距离真相更近了,还是更远了。赤脉的这条线索,究竟有没有用呢?铁若男不禁感到茫然,她下意识地看向父亲铁血冷。“父亲一定已经掌握了线索了吧。”少女心中对父亲的佩服之情,越加深厚。“若换做父亲,这个案子应该早就破了。我距离父亲,还是太遥远了。不过,就算是自己失败了,只要有父亲在身旁,终究会真相大白,将凶手绳之以法的。”铁若男心中既羞愧,又感到一种骄傲。有铁血冷在,她并不担心罪犯会逍遥法外。但少女很快就摇摇头,心中有些气恼。这些气恼,完全是针对她自己。“若男,你真的是太没有出息了。你不是想要超越父亲的吗?总是想要依赖父亲,这样的心理,绝不会有超越的一天的!”“若男,你要加油,你可以的!”少女抿起嘴,暗暗为自己打气。她的斗志又涌上了全身。她决定将先前的假设推翻,重头再来。“如果酒虫,不是方源从遗藏传承中所得,而是别人给的。那么赤脉有最大的嫌疑。但是,这又有一点。赤脉为何对一位丙等资质的普通学员,刮目相看,要秘密地给他酒虫呢?”“方源的身上,有什么特殊的优势,值得赤脉去投资的呢?就因为他是方正的哥哥吗,不对,这些价值太渺小。等等,未必是赤脉主动投资,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赤脉被方源要挟!”“如果是这点,方源究竟掌握了什么样的把柄,使得赤脉捏着鼻子,乖乖地向一位连蛊师都不是的学员妥协呢?”铁若男苦思冥想,一个答案渐渐地显现在她的脑海中。但这个答案太模糊了,仿佛是窗纸后的一抹灯光。铁若男能感应到,知道它就在那里,但却接触不到,看不清楚。“父亲。”少女忽然抬头,看向铁血冷,“我想借用一下仙人指。”铁血冷语气低缓:“这仙人指,所给的提示,都是依据栽种者所知道的线索。它只是替你思考,并不一定正确。你确定要用么?”少女点点头。仙人指是一颗种子。铁若男取之埋入脚下的泥土当中,然后手掌心贴住地面,灌注白银真元。几个呼吸之后,她撤回手掌。很快,就看到泥土松动,一棵幼苗破土而出。初生的幼苗,带着半透明的绿,十分鲜嫩。它见风生长,越长越大,从嫩嫩的黄绿色,变成苍翠,最后变成碧绿。它长成的形状,仿佛一株仙人掌。表面带着尖尖的黑刺,皮肉厚实,碧绿盎然。须臾间,在它的顶部zhōngyāng,就冒出一朵花蕾。白色的花蕾渐渐长大,成为花苞,娇艳欲滴。但仙人掌主体,却萎缩下去,仿佛是缺少水分干瘪。铁若男伸出芊芊手指,轻轻地摘下这个花苞。仙人掌顿时灰败下去,几秒的功夫,就彻底死亡。仙人指,高达三转,是消耗型蛊。铁若男取出这个花苞,小心翼翼地展开。花苞却非是片片花瓣包裹而成,反而类似一个纸团。铁若男将花苞完全展开,就成了一张正正方方的花瓣白纸。白纸上写着两个字——“资质”。这两个字,对于其他人来讲,平淡无奇,莫名其妙。但是对于铁若男来讲,却是最重要的提示。仙人指这种草蛊,本来就是运用于此,给苦思冥想而不得的蛊师提供灵感,常常有捅破窗户纸,令蛊师恍然大悟的作用。“对,就是资质!”铁若叫一声。她旋即从怀中取出信件,这信件中记载着贾富收集到的全部情报。在这情报当中,有这么一行内容,写着净水蛊在何时何价被古月赤练收购。“对,就是这个!我先前也扫到这处内容,却没有想到更深层含义。总觉得有个地方忽略了。仙人指替我思考,给了答案。没错……净水蛊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消除空窍中异种真元的气息。”“古月赤练为什么需要他?呵呵,这个情况太常见了,很多山寨都时常发生着。应该是给赤脉的继承人用的罢。赤脉的继承人资质不堪,古月赤练就灌注真元,拔高他的修为。为了消除此举的后遗症,就需要净水蛊。方源不知为何掌握了这个秘密,就来要挟赤脉,因此逼得赤脉妥协,给了他酒虫。”铁若男口中喃喃不断,说出了她的假设。“铁姑娘,你真的太厉害了。仅仅凭着这点,就能推断出这么多东西来!但是古月赤城明明是乙等资质啊。”方正道。“乙等资质,呵呵,难道就不可以作弊么?要证明这些,太简单不过了。只要将赤城的空窍一查,就真相大白了。”铁若男目光灼灼,嘴角微翘。“不妥。”铁血冷却摇头相阻。这真相查出来,对赤脉将是严重打击,将引发古月山寨的高层动荡,政治倾轧。铁血冷道:“我们是来破案的,不是来搞破坏的。我们到底是外人,除非无可奈何,否则不要插手他族政治。”铁若男点点头:“父亲说的是。不过除了这个法子,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证明。我记得,但凡重大的祭祀典礼,家族都会用留影存声蛊记录下来,这是传统惯例。相信古月家族也不会例外吧。我要查阅那一届开窍大典的影像!”“铁神捕,你们破案奔波了这么多天,真是辛苦了,请喝茶!至于你你要查看的影像,存在我族禁地地下溶洞的密室里。二位却是不方便进去,但我已经派人去取了。在此等候片刻即可。”古月博坐着,微笑着说。“叨扰族长了。”铁血冷客套道。铁若男和古月方正则站在一旁。“铁神捕,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古月博忽道。铁血冷:“哦?族长请讲。”“这就是我们青茅山的内事了。我族,白家,熊家一直僵持不下,如今狼cháo令三家实力变动,熊家恶意躲避,企图利用狼cháo来削弱其他两族实力。先前谈判,要求赔偿却无理想结果。于是我们三家就商议,举办一场三族大比武。只有三十岁以下的年轻蛊师参加,以各族的未来力量来决此胜负。”说到这里,古月博叹息一声:“方源身上的古怪,其实我早有察觉,但因为狼cháo没有详细调查。如果他真是凶手,我族绝不袒护。但希望铁神捕能宽延几rì,毕竟三族大比就在后天了。”方源杀了王老汉一家,那都是凡人,根本不值得追究。他杀就杀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若方源真杀了贾金生,那情况就完全两样了。如果古月一族还护着方源,那就要和贾家交恶,再无贾家商队前来贸易,甚至还会引来贾家的报复。组织会保护内部成员,但若涉及到巨大的利益危害,那么舍弃一两名组织成员,只要是成熟的组织,都会做得轻巧熟稔。组织的最早形成,是远古时期,人族迫于生存压力,而集结在一起,借助彼此的力量,来采集更多的食物,来分工使得狩猎更成功。任何一个组织的本质,都是更大程度地获取利益。如果一两个成员妨碍了利益的获取,那么牺牲掉他们,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此,哪怕古月一族家老稀少,但真要舍弃方源时,族长会毫不犹豫。但后rì,就是三族大比武。比武的结果决定今后几年,青茅山利益分配。方源作为三转蛊师,是古月山寨的一个重要战力。如同白家族长的做法一样,古月博亦同样想要压榨出方源的最大价值来。第一百八十节:再看开窍大典“时候差不多了,不能再等了。”夜幕早已降临,黑暗的房间中,方源睁开双眼。他已经褪下蛊师服,穿了一身黑袍,遮住腿脚。再配合他养起来的黑色长发,走在黑夜里,宛若幽灵。他在前世,就已经习惯长发。有些蛊虫,需要长发,威力才能体现。譬如黑鬓蛊,钢鬃蛊等等。长发很方便,有时候需要改头换面,他就会将长发剪短。但短发只能靠蛊虫的力量,才能在短时间内生长。不久前,他和古月漠尘协约。到如今,生铁蛊,以及那四万元石都分批次交到了方源的手中。唯有那株用来治疗的草蛊,还未到手。“没有治疗蛊,也只能算了。怎能事事如意呢,现实充斥着无奈啊……”方源叹息,站起身来,轻轻地推开房门,动用隐鳞蛊,消失在夜色之中。他这也是情势所逼,不得不有所行动了。铁家父女越逼越紧,他出使熊家寨的打算,也被阻止下来。熊家寨的力量都大部分保存着,使得白家、古月家不敢去过分逼迫,因此索赔要求无疾而终,三方约定进行三族大比武。虽然漠脉有意招揽方源,但此举却令方源深陷政治斗争当中,引起其余各个家老的敌视。再加上越接近死亡,就越强大的白凝冰,整个局势对方源越来越不利,简直是已经把他逼上了绝境。方源纵是老谋深算,但计谋也要靠自身实力来支撑。面对这样的局面,尽管他已经尽了最大心力,比前世同期有了长足进步,但是三转初阶的修为仍旧不够分量,难以破局。“局势倾颓,唯有兵行险招,下一剂猛药!”方源左思右想,将心思放在了天元宝莲身上。只要他摘下天元宝莲,地下溶洞的元泉就会废掉。家族必定会疯狂调查,但是除了调查之外呢?元泉已经被废掉,就算是将天元宝莲取回来,重新放入元泉当中,甚至毁掉,也无法复原元泉。家族要生存下去,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唯一的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夺取新的元泉!但青茅山上的元泉,只有三道,各被三家占据。其中一道如果被方源毁了,那么摆在古月一族面前的只有一个选择,两个选项。这个选择,就是战争。两个选项,第一是白家,第二是熊家。只有夺取了其中一家的元泉,古月一族才有存在的物质根基。没有元泉的支撑,根本谈不上蛊师修行。然而此举,危险重重。方源也是没有办法,春秋蝉恢复得越来越快,空窍已经不堪重负。他没有多少时间,只能绝地反击,从死中求活,挣出一线生机。厅堂中,点亮了灯火。蛊师已经将留影存声蛊取来,但此蛊却被古月博捏在手中。“铁神捕,对于我刚刚的请求,你意下如何?”古月博笑着道。铁若男轻哼一声。铁血冷沉吟片刻,点头道:“也罢,若查出方源真是那凶手,我也会留出充足的时间,让他有参加三族大比的时间。”“父亲……”铁若男眼中闪现异色,这不是铁血冷的风格。“呵呵呵。铁神捕一言九鼎,从不食言。在下完全信得过你,也谢谢你的体谅。”古月博笑容越发和煦,但心中却在冷哼。古月药姬私自带领铁家父女,潜入地下溶洞,观看家族正史典籍,这事情他身为族长岂会不知?只是大比在即,同时家族中政治斗争复杂,他按捺不发罢了。铁血冷虽然是五转强者,但强大的力量,并不能扼杀古月博心中的不满。“幸好最真实的内容,都记载在家族秘史当中,从来都只有历代族长掌握。那本正史,不过是给外人看的罢了。”古月博心中暗暗得意。古月一族的史籍,分有正史和秘史。正史收藏在地下溶洞的密室中,内容被后人粉饰遮掩,真真假假,掩人耳目。而秘史,则记载着最真实的内容,没有一丝作假,甚至还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闻,都记录在案。就比如那血滴子如何召唤,正史上是绝对没有的,只有秘史上详细记载着。“古月族长,我父已经答应了你的请求,现在该给我们看看影像了吧。”铁若男语气不佳。“就算是铁神捕不答应,我也会竭力配合你们查案的。”古月博笑着澄清一句,轻轻一捏,就将留影存声蛊捏碎。这蛊碎了,却化为一团七彩烟气,夹杂着各种噪音。古月博张口轻轻一吹,这烟气便飘到一面墙壁上,然后没入进去。仿佛是墨滴落入水面,洁白的墙壁上很快就出现了一片彩色印记。印记越扩越大,形成一片影像,正是昔日开窍大典的情形。在这影像中,方正很快就找到了自己,还有许多熟悉的面孔。这些面孔,都在用兴奋的目光四处观望周围溶洞,脸上都充斥着少年的稚嫩。宛若雏鸟刚刚振翅,飞出了巢穴。“那就是方源……”同样的,铁若男也很快发现了方源。方源�



最新章节:第521章 三个孩子怎么说比较好听

更新时间:2021-06-13 05:07:23

孙祥欧冠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赛季河南建业赛程赛果
第567章 厉鬼
第566章 孩子快上
第565章 上港中超赛程
第564章 排球联赛
第563章 12强最后一轮赛程
第562章 梦三国2017mpl赛程
第561章 2019年中甲联赛赛程表
第560章 浙超联赛赛程
孙祥欧冠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西甲赛程
第2章 新冠肺炎疫苗还能不能接种
第3章 足球世界杯赛程
第4章 天津网球公开赛赛程
第5章 各种职业的技能
第6章 老婆过来我帮你
第7章 运动黑裤子推荐
第8章 企鹅体育直播排球联赛
第9章 耐克高中篮球联赛直播
第10章 2017年欧冠赛程
第11章 长歌行合集92
第12章 cba联赛季前赛
第13章 项链饰品图片男
第14章 英足总杯赛程
第15章 灰色打底配啥颜色外套
第16章 实况2013大师联赛攻略
第17章 哪些新冠疫苗打一针
第18章 我为党员群众办实事
第19章 布冯 欧冠
第20章 阿根廷世预赛赛程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34151章节
第549章 皇马vs米兰
第550章 nba公牛赛程
第551章 皮肤病南宁市最好医院在哪里
第552章 CBA辽宁赛程表
第553章 2017乓兵球世锦赛赛程
第554章 买盲盒平台
第555章 2017女足甲级联赛
第556章 皇马和巴萨谁厉害
第557章 ac米兰赛程
第558章 国足u23赛程
第559章 口红是啥牌子
第560章 s8msi赛程
第561章 全运会3人篮球决赛阶段
第562章 条纹短款牛仔
第563章 中考体育达标男子1km
第564章 乌鸦小姐与蜥蜴先生童年阴影
第565章 lms联赛
第566章 2014nba季后赛
第567章 fifa皇马
第568章 欧联杯和欧冠区别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 More+

欧冠决赛2019决赛时间

周勇映

中丙联赛

陈正茜

鲁能赛程

陈秀祥

韩国足球联赛

夏又娇

欧洲冠军联赛冠军

杨家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