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手机客户端,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安装小说客户端!"第五百节:算计了人还要发难房安蕾中了紫色舌剑,顿时坚硬如石,一动不动,并且脸色迅速涌起一片诡异的紫色。那紫色舌剑穿透她的身躯,居然灵动至极,转折方向,弯曲身体,又向方源杀来。但这时房云、房棱已经反应过来,连忙催动仙蛊屋,顿时内生华光,将紫色舌剑压制住,行动迟缓下来。藤蔓伸长,围绕房安蕾周身,浓郁花香扑鼻,彩色烂漫的繁花冒出,花瓣紧贴肌肤,一股股流光顺着藤蔓,流进房安蕾的体内,为她紧急治疗。方源一脸凝重之色,眼底隐藏着冷漠,脑海里思绪不断起伏。房家援军来到,在场的就是三座仙蛊屋,一座落英馆,一座鸡笼犬舍,一座问津坞。这三座仙蛊屋能形成战场杀招桃花迷林,威能绝妙,极其厉害。方源五百年前世,此招就在五域乱战时期,大放光彩,威慑四方。影宗真传中记录的情报,也着重叙说了此点,让人警惕。交战良久,方源已经看出,这豆神宫有古怪。刚刚青仇撞开宫门,奋尽全力的一击,更让他了解到某些真相。驾驭这座八转仙蛊屋的,似乎是一头太古魂兽!并且只会横冲直撞,无法发挥出八转仙蛊屋的玄妙威能。仙蛊屋攻防一体,直接撞过来,无疑是最直接的,最省时间的方法。但仙蛊屋亦各有玄奇妙用,诸如落英馆就有镜花、昙花一现、空谷幽兰这些个杀招手段。而那黑家的黑牢仙蛊屋,则有一门手段,便是储藏奴役上古荒兽。北原黑家势弱破败,自然不能和西漠的顶尖势力之一房家相提并论。可见仙蛊屋之间,也有高低之分。八转仙蛊屋若是不能发挥自身手段,光靠横冲直撞,定然不是房家三座仙蛊屋的对手。但房家若是得胜,压制住这座八转仙蛊屋,甚至收服它,方源又能有什么好处?按照他们定下的盟约,方源所得不过是一只六转仙蛊,还有诸多仙材罢了。甚至更可能,被房家收服了八转仙蛊屋后,连同四座仙蛊屋强势压迫,迫使方源定下一些盟约!况且此时情景,仙蛊屋近在眼前,方源怎可能没有浑水摸鱼的想法?若要浑水摸鱼,定然要平衡双方实力,方源便心生一计,借助紫色舌剑来削弱房家力量,先对付了房安蕾。本来按照盟约,方源和房家之间,怎可以彼此暗算?但实际上,盟约内容关于此处,却是泛泛而谈,相当宽松。所以,方源此次陷害了房安蕾,屁事没有!房安蕾难道不知道这项缺陷吗?说起来,还是房家这边有不轨企图。那就是房安蕾本来就存着利用方源的心思,诸如无常石的收集,就是利用方源,算计方源。所以,房安蕾早就算计在先,她若是在们盟约中禁止彼此谋算,那就是先对付她自己!因此房安蕾故意泛泛而谈,在这方面不做约束,再加上当时情况紧急无比,方源就算发现,提出异议,她也能借此说辞。方源当然发现了!不过狡诈如他,也动起了心思,按下不表,装作糊涂。随着激烈的战况迅猛发展,最终房安蕾没有算计方源,反而被方源算计。“孽畜该杀!!”房家的两座仙蛊屋中纷纷传出房家蛊仙的怒吼声,房安蕾受创,他们旋即得知。鸡笼犬舍、问津坞宛如流星赶月,直插战场。但还未等到他们动手,豆神宫就大放光芒。青仇拼尽全力,都没有杀掉方源,顿时变得虚弱到了极点,被豆神宫死死压制。豆神宫自行运转,青芒蔓延战场,吞吐之间,将昏死的败军老鬼,脸色惨白的鹰姬,以及其余魂兽,尽数敛入宫中,随后一飞冲天而去。竟然是直接撤了!这一幕,出乎几乎所有人意料。就连方源都有些吃惊,这有违对方的一贯表现。豆神宫飞行速度极快,房家蛊仙犹豫了一下,鸡笼犬舍仙蛊屋停留下来,问津坞则是划破长空,追击豆神宫而去。这鸡笼犬舍仙蛊屋,造型奇特,宛若两座楼阁并肩而建。左边那栋屋通体明黄,檐下有着圆盘式的匾,门匾上只有一个大写的“鸡”字,右边那栋则是朱红,圆盘门匾上有个“犬”字。楼阁门户洞开,飞出一位房家蛊仙,奔入落英馆内,神情惶急,口中疾呼:“安蕾,安蕾!”但房安蕾满脸紫气,昏迷不醒。房云、房棱满脸疲倦和愁容,后者行礼满脸愧色道:“是我们失职,没有来得及反应。”这位房家蛊仙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你们是有罪!”随后,他脸色猛地一变,侦查到房安蕾气若游丝,就要赴死,又大叫起来:“安蕾,安蕾你坚持住啊!!”他动用治疗手段,但根本毫无效果。就在这时,一道橘黄玄光从鸡笼犬舍中发出,正中房安蕾眉宇之间。房安蕾脸上的紫气顿时得到缓解,性命险险保住,只是仍旧昏迷不醒,勉强吊住一丝性命。“这杀招诡谲得很,根由是魂道杀招,却有毒道的效果。她这是中了毒,老夫只是暂时稳住她的伤势,要想解决,力不从心!”这时,又走进来一位蛊仙老者,花白头发,一身黄袍,面容肃穆。“见过太上三长老。”房棱、房云纷纷行礼。“房家太上三长老房化生……”方源心底迅速闪过一系列有关他的情报。“是你!就是你躲进落英馆中,把攻势引来,我家安蕾才中了对方的手段,这一切都是你害的!!”那位抱着房安蕾的房家蛊仙,猛地对方源咆哮起来。方源冷冷地瞥着看他,态度倨傲,冷哼一声:“你是什么人?”“我乃房沉……”那蛊仙开口。但他还未说完,方源又一拂袖:“我管你是什么人,你若不服,大可划下道来,是斗智还是斗武,我都接着。你若是想调动房家势力来找我算不尽的麻烦,呵呵,我也一并接了。”说着,方源眼中冷芒四射,扫视四周,目光逼人,气势凛冽。“不好。”房棱、房云均是心头一沉,方源毫不退让,相当强势,他们两人顿时担忧起来,唯恐双方起了冲突。方源躲闪到落英馆中,这在他们俩看来,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有着仙蛊屋这等利器,加以利用,乃是人之常情啊。更何况是心思灵动的智道蛊仙呢?方源乃是他们俩的救命恩人,房云更是觉得方源是他的贵人。最关键的是,方源在之前的战斗中,也出了大力气,若非他镇压收服了太古魂兽飞蜘蛛,那么落英馆早就散了。至于方源将攻势引来,定然是他未料到房安蕾的情况。事实上,就算是房棱、房云也为料到,房安蕾居然无法闪躲。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二人才反应不及。“房沉,休得多言。算不尽仙友乃是房家盟友,已经定下盟约,之前战斗更出力甚巨,岂容你诋毁?”房化生脸色一变,对房沉喝斥。随后,他又转移目光,神情缓和,诚恳地看向方源:“这房沉乃是房安蕾的丈夫,心忧妻子性命,刚刚冒犯,不是本意,还望算不尽仙友海涵海涵。”房沉乃是房安蕾的丈夫,居然也姓房?方源顿时明白,这房沉必然是房家赘婿,从外面招来的散仙一流,入赘房家后,连自己的名字都改为了房。房沉被房化生训斥了一下,顿时不敢向方源发作,低下头来,不断查看房安蕾的情况,哪怕他手中的治疗手段无效,也一直没有停歇下来。方源眼中精芒一闪而过,心道:“房棱、房云担忧,房化生老奸巨猾,房沉也不简单,身为房家赘婿,恐怕也并非感情冲昏了头脑,而是妻子受创昏死,必定要做出样子来。只可惜我有恃无恐啊。”方源有恃无恐,还在于那份盟约。房安蕾代表房家定下盟约,自身和方源之间也牵扯最深。房家若是违背盟约,恐怕房安蕾就要遭受信道反噬。她这种状况,哪里还能遭受什么伤害?哪怕是一丝反噬,就是死掉的下场!这一点,也正是方源想要看到的。当然,盟约也有违背的手段,不过这些手段,也总会有一些代价,并非全然安稳的。即便房家拥有这样的手段,房安蕾的现状,也会让他们投鼠忌器。可以说,昏死过去的房安蕾,正是方源的一块保护符。方源有�"
    
       
       
       
       
       
       
       
       
       
    1. 
         
      
         
         
      
         
         
      1.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www.ziziqi.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沙特甲组联赛

        林旭芷86826万字33406人读过连载

        �璨的青铜火花。豆神宫冲势受阻,落英馆借着喷射爪痕的这股反推力量,又速度激增,和豆神宫拉开距离。“不好,那只太古魂兽飞蜘蛛就要钻进来了!”这时,房云猛地大叫一声。落英馆虽然暂时击退了鹰姬、豆神宫的轰击,但那只飞蜘蛛,却是占据了体型微小的便宜,附着在了落英馆的一处墙角,使劲钻来。落英馆到底是仙蛊屋,攻防一体,飞蜘蛛现在连表层还未钻破,更距离核心还要很远距离。但事实上局势却是非常危险。因为一旦钻破表面,飞蜘蛛就能进入内里。仙蛊屋乃是由无数蛊虫组合起来,让一头太古魂兽进入其中,必定会大肆破坏。蛊虫脆弱不堪,到那时候结果不堪想象。落英馆虽然有快速回复的能力,但这种回复速度万万比不上一头太古魂兽的破坏速度。危机关头,房安蕾再次出手。仙道杀招——昙花一现!那屋顶的镜花已然凋零败落,却在原来的位置上,又生出一朵昙花。昙花不大,显得娇柔,忽然一现,就化为点点光影,随风飘散。但一股玄妙力量,已然是缠绕在了飞蜘蛛的身上。它钻透的速度,骤然放缓了许多倍。“这座木道仙蛊屋落英馆当真不俗!难怪前世五百年,能够在五域乱战中大放光彩。”“先前镜花乃是木道杀招,却推出律道良效,反射攻击。现在的昙花,也是木道杀招,则演绎出了宙道的精彩!”方源在屋内观战,目光连连闪烁。房安蕾先用镜花,暂退豆神宫、鹰姬,又用昙花,延缓飞蜘蛛的危机。此刻脸色发白,神情都有些恍惚。显然是连续催动这两记杀招,付出的绝非仅仅是仙元!这两记杀招,威力真的非常不俗,虽然只是七转层级,但在落英馆发出,却有了一丝八转风采。尤其是那飞蜘蛛,可是太古魂兽。只是威力越大,催动杀招的代价也就越大。方源目光如炬,轻轻一扫,就感觉到房安蕾似乎减损了自身寿元!“我这落英馆已经是七转仙蛊屋中的极品,但是同时对付两头太古魂兽、豆神宫还有两位七转魔道蛊仙,实在是太勉强了!眼下拼尽全力,也只是延缓了杀机而已。”房安蕾心头乱跳,她不由地看向一旁的方源,心想:“这人果然手段非凡,他之前面临的压力,比我还要巨大,并且千钧一发,生死存亡关头,居然能闪电般地思考出逃脱之法。眼下局面,还得要依赖此人,否则我连片刻时间都撑不过去。”念及于此,房安蕾便催动手段,传给方源一点消息。她此刻忙于周旋,根本没有时间说话,和方源好好交谈,只能如此沟通。方源接过这点消息,一看便知是房安蕾要和方源正式联盟,共同对抗外面的强敌!房安蕾在内容中,陈述利弊,眼前情景非得双方精诚合作,才能拖延杀机,等到房家的支援赶到。房安蕾觉得方源没有逃脱的能力,但实际上方源不仅有,而且只要催动逆流护身印,还有一战之威。不过此时,方源既然选择留下来,无非是想和房家接触,建立关系,方便他将来的战略安排。“我能逃脱,房安蕾却是不能。因此这盟约条件优越,这么一来,我还得要谢谢这埋伏的强敌了。若非是他们,我和房家绝不会如此轻易结盟,并且条件还如此宽松。”原本,房家抛出一个关于无常石的合作内容,现在盟约仍旧包含这一点。虽然已经发现了豆神宫,无常石的合作不过只是幌子,但这也正是房安蕾的高明之处,仍旧保留了这项。除了六转仙蛊的报酬之外,房安蕾还允诺方源不少仙材,当做酬劳。“六转仙蛊已对我不太合用,但我此时若提出七转仙蛊,便有要挟之嫌了。而且仙蛊唯一,房安蕾也未必有代表房家,答应我的资格。也罢!此事已经是良机,没必要继续贪心,过犹不及。”方源想到自家战略,当即心思一定,答应房安蕾道:“此盟我结了!”他思考问题,念头喷涌,非常迅猛,实际上时间只是一瞬。房安蕾大喜,她之前还有点担心方源的自负和疑心,见到方源几乎一瞬间就做了决定,心中不免暗赞:这个算不尽不愧是智道能人,当断则断,识时务,英明果决。房家这次接触方源,自然早就备好了仙蛊和手段,双方当即定下了盟约。但此时,落英馆已经被重重包围。豆神宫狠狠撞上来,落英馆被其他强敌堵住去路,躲闪不及,如同流星般砸落下去。“杀!杀!杀!”豆神宫中,青仇咆哮,复仇的快感冲击全身。它周围的青芒已经凝如实质,如根根利箭插在它的身上,但它丝毫未觉。(未完待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下载小说客户端!第四百九十九节:落英馆战豆神宫(下)落英馆到底不如豆神宫,被这么一撞,立即在西面墙壁上破开一大洞。青仇携恨,俯冲而下,豆神宫再度袭来。与此同时,那头飞蜘蛛也终于钻破落英馆表面,房家一方情势十分危急。关键时刻,房安蕾尖声长啸,施展出最强手段。仙道杀招——空谷幽兰!整个仙蛊屋居然开始剧烈缩小,几个眨眼的功夫,就缩小成袖珍,宛若玩具一般。刚刚砸在沙漠上,形成的坑洞,此刻比起落英馆来,仿佛是池塘与幼鱼。与此同时,落英馆的表面,忽然冒出无数细长花瓣,形成一朵朵的幽兰,香气缥缈,逸散开来。那豆神宫撞击过来,明明落英馆就在眼前,却冲击过来却要跨越漫长距离。这座八转仙蛊屋尚且如此,鹰姬、双翅黑蟒太古魂兽也同样着了道。空间被扩张开来,拉长了无数倍。房安蕾双目紧闭,满脸汗水滚滚流下,面色苍白,极力维持杀招。“妙哉!我来对付那头飞蜘蛛。”方源大赞一声,从那洞中钻出去,绕过一面后,就来到飞蜘蛛的面前。在空谷幽兰之下,方源暂时安全,没有暴露出逆流护身印的危险。仙蛊屋不同于上古战阵,在仙蛊屋中,方源无法发挥手段,只能是一个看客。唯有到了外界,才能施为。“就让我看看八转魂兽令厉害,还是我的百八十奴更胜一筹!”仙道杀招——百八十奴!方源这招乃是奴道奇招,以下克上。方源手中有着魂兽大军,正可以奴役太古魂兽。但眼下这头飞蜘蛛,却是受到八转仙蛊魂兽令的操纵。方源要奴役飞蜘蛛,无意是拿百八十奴杀招和魂兽令对拼。这一招施展下去,顿时飞蜘蛛太古魂兽全身狠狠一颤,钻进仙蛊屋的动作瞬间变得缓慢无比。“厉害!”房云大喜。房棱亦精神一振。方源周身仙气狂散,将百八十奴杀招催至最大威能,狠狠地灌输到飞蜘蛛的身上。飞蜘蛛不断地挣扎,被方源和败军老鬼两方争夺,不能自主。百八十奴杀招,只是七转层级,比不上八转仙蛊魂兽令。但是这一招的威能,并非单纯由蛊虫而来,也要看魂兽数量。方源仙窍中,魂兽规模十分庞大,这就导致百八十奴杀招的威能暴涨,达到八转程度,竟然和魂兽令堪堪齐平。双方僵持住!落英馆坐落在沙漠的深坑当中,头顶上空是豆神宫、太古魂兽、鹰姬扑击而来,远处地面则停驻着一支魂兽大军,败军老鬼深藏在两头太古魂兽的身后。落英馆中,房安蕾双目紧闭,眉头凝成川字,浑身剧烈颤抖,摇摇欲坠。她催动空谷幽兰,对抗八转强敌,已经是拼了老命。仙蛊屋落英馆发出吱吱的声音,以一敌众,不堪重负。“场面仍旧对我方非常不利啊。”方源眼中精芒烁烁。他根本就没有发挥多少战力,大量的手段都留在手中。若是他全力爆发,战局绝对会有巨大的改观。不过,一个不小心,暴露了逆流护身印,方源就等若暴露了身份,这和他大计不符。“既要伪装身份,又要缓解战局,该怎么办……嗯?”忽然间,方源神色一动。只见那头飞蜘蛛陡然不再颤抖,开始接受百八十奴杀招的奴役。而原本抗衡方源的魂兽令的威能,却是在讯速地减退。“怎么回事?”方源立即转头看去,目光穿透近十里,刚好看到败军老鬼吐血昏厥的一幕。原来败军老鬼早已经达到极限,一直努力支撑,宛若强弩之末。他以七转修为,操纵四头太古魂兽,哪怕是借助了八转仙蛊魂兽,也是匪夷所思的优异表现。现在终于是不行了。八转仙蛊魂兽令本可以和百八十奴杀招,拼得不相上下,但败军老鬼不行,自然也就迅猛溃败。方源哈哈一笑,几十个呼吸之后,他彻底降服了飞蜘蛛,将一头太古魂兽收入囊中。“前辈做得好!”房棱、房云不由士气大振。方源解决了飞蜘蛛,化为己用,这样的战果超出了他们的期待。不过他们也不怀疑什么。方源之前就操纵魂兽大军,展露行迹,现在能奴役太古魂兽,也完全可以理解。方源得了飞蜘蛛,立即操纵它,反冲上去,迎击豆神宫等等。这头太古魂兽当然不是豆神宫的对手,但优势在于体型小巧,落在方源手中,大有可为之处。不过,飞蜘蛛同样飞行费劲。原来,空谷幽兰杀招一视同仁,对本方的太古魂兽也起到作用。“是这杀招不能随心所欲,分别对待,还是房安蕾已经到了油尽灯枯,好像败军老鬼那般的地步?”方源心中笼罩一层担忧。就在这时,他猛然回头,感受到远处天边,飞射而来的两座仙蛊屋!鹰姬大惊,连忙叫道:“主人,我们撤吧!!”原来是关键时刻,房家的支援到了。“杀,杀了他!”青仇却出离了愤怒,已经毫无理智,直想着把方源碎尸万段,根本不管鹰姬叫什么,更不管什么情势战况。鹰姬见主人死战不退,顿时面色惨然,预感到今天就要在这里败亡身死的下场。极远处,一直隐形匿迹,观察大战的元莲派太上大长老陈衣,也露出了担忧之色。“不妙,不妙!房家来援,都是七转仙蛊屋中的佼佼者,一个是鸡笼犬舍,另一个是问津坞。这两者若是和落英馆结合,便能形成桃花迷林战场杀招。就算是我落到桃花迷林之中,也要不得脱生,败战饮恨。更何况青仇受困于豆神宫,根本发挥不出豆神宫的手段威能呢。”念及于此,陈衣一叹,露出无奈的神色:“想不到我此行第一次出手,却不是对付这青仇,反而是要帮他。”说着,他头顶上又再度升腾起缕缕青烟,很快就凝聚成了神树形状。仙道杀招——因果神树!因果神树上果实摇晃,豆神宫顿时青芒暴射而出,映照得半边天都是一抹碧色。宫殿当中,无数青芒瞬间壮大,从箭枝大小,膨胀成根根长枪,从四面八方将青仇刺得通透!青仇怒吼,声音沙哑凄凉,悲愤仇苦!“我愤、我恨、我不甘,我要他死!!!”它陷入彻底的疯狂当中,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至强气势,各种仙蛊气息升腾起来,混杂在一起,形成一记仙道杀招。这杀招威能恐怖至极,轰击出来,将豆神宫中的数根大柱都击断掉。随后,猛烈的冲击力量,把豆神宫的大门猛地推开!青仇大吼一声,透过这扇大门,它终于重见天日。它奋起全身力量,挣扎站起,蛇颈高昂,忽然张开大口,整个下巴几乎要咧到脑后跟去,渗人恐怖。哧——!一声轻响,它那根紫色的舌头猛地伸长,像是一柄利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方源。落英馆周围,原本就有空谷幽兰杀招护卫。但这柄诡异的紫色舌剑,却似乎不受压制,洞穿层层空间,转眼就到了方源的额前。凛冽至极的杀意,扑面而来。“我躲!”方源眼中闪过一丝狡诈之光,直接顺着之前的破洞,躲闪进了落英馆中。紫色舌剑顺势追杀,撞在落英馆上,瞬间刺个通透。竟然又余势不减,不断延长,正中房安蕾的胸口。房棱、房云惊得呆住。房安蕾陡然睁大双眼,浑身僵硬,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房家仙友!”方源悲呼。(未完待续。)
        、(作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手机客户端,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安装小说客户端!"第五百节:算计了人还要发难房安蕾中了紫色舌剑,顿时坚硬如石,一动不动,并且脸色迅速涌起一片诡异的紫色。那紫色舌剑穿透她的身躯,居然灵动至极,转折方向,弯曲身体,又向方源杀来。但这时房云、房棱已经反应过来,连忙催动仙蛊屋,顿时内生华光,将紫色舌剑压制住,行动迟缓下来。藤蔓伸长,围绕房安蕾周身,浓郁花香扑鼻,彩色烂漫的繁花冒出,花瓣紧贴肌肤,一股股流光顺着藤蔓,流进房安蕾的体内,为她紧急治疗。方源一脸凝重之色,眼底隐藏着冷漠,脑海里思绪不断起伏。房家援军来到,在场的就是三座仙蛊屋,一座落英馆,一座鸡笼犬舍,一座问津坞。这三座仙蛊屋能形成战场杀招桃花迷林,威能绝妙,极其厉害。方源五百年前世,此招就在五域乱战时期,大放光彩,威慑四方。影宗真传中记录的情报,也着重叙说了此点,让人警惕。交战良久,方源已经看出,这豆神宫有古怪。刚刚青仇撞开宫门,奋尽全力的一击,更让他了解到某些真相。驾驭这座八转仙蛊屋的,似乎是一头太古魂兽!并且只会横冲直撞,无法发挥出八转仙蛊屋的玄妙威能。仙蛊屋攻防一体,直接撞过来,无疑是最直接的,最省时间的方法。但仙蛊屋亦各有玄奇妙用,诸如落英馆就有镜花、昙花一现、空谷幽兰这些个杀招手段。而那黑家的黑牢仙蛊屋,则有一门手段,便是储藏奴役上古荒兽。北原黑家势弱破败,自然不能和西漠的顶尖势力之一房家相提并论。可见仙蛊屋之间,也有高低之分。八转仙蛊屋若是不能发挥自身手段,光靠横冲直撞,定然不是房家三座仙蛊屋的对手。但房家若是得胜,压制住这座八转仙蛊屋,甚至收服它,方源又能有什么好处?按照他们定下的盟约,方源所得不过是一只六转仙蛊,还有诸多仙材罢了。甚至更可能,被房家收服了八转仙蛊屋后,连同四座仙蛊屋强势压迫,迫使方源定下一些盟约!况且此时情景,仙蛊屋近在眼前,方源怎可能没有浑水摸鱼的想法?若要浑水摸鱼,定然要平衡双方实力,方源便心生一计,借助紫色舌剑来削弱房家力量,先对付了房安蕾。本来按照盟约,方源和房家之间,怎可以彼此暗算?但实际上,盟约内容关于此处,却是泛泛而谈,相当宽松。所以,方源此次陷害了房安蕾,屁事没有!房安蕾难道不知道这项缺陷吗?说起来,还是房家这边有不轨企图。那就是房安蕾本来就存着利用方源的心思,诸如无常石的收集,就是利用方源,算计方源。所以,房安蕾早就算计在先,她若是在们盟约中禁止彼此谋算,那就是先对付她自己!因此房安蕾故意泛泛而谈,在这方面不做约束,再加上当时情况紧急无比,方源就算发现,提出异议,她也能借此说辞。方源当然发现了!不过狡诈如他,也动起了心思,按下不表,装作糊涂。随着激烈的战况迅猛发展,最终房安蕾没有算计方源,反而被方源算计。“孽畜该杀!!”房家的两座仙蛊屋中纷纷传出房家蛊仙的怒吼声,房安蕾受创,他们旋即得知。鸡笼犬舍、问津坞宛如流星赶月,直插战场。但还未等到他们动手,豆神宫就大放光芒。青仇拼尽全力,都没有杀掉方源,顿时变得虚弱到了极点,被豆神宫死死压制。豆神宫自行运转,青芒蔓延战场,吞吐之间,将昏死的败军老鬼,脸色惨白的鹰姬,以及其余魂兽,尽数敛入宫中,随后一飞冲天而去。竟然是直接撤了!这一幕,出乎几乎所有人意料。就连方源都有些吃惊,这有违对方的一贯表现。豆神宫飞行速度极快,房家蛊仙犹豫了一下,鸡笼犬舍仙蛊屋停留下来,问津坞则是划破长空,追击豆神宫而去。这鸡笼犬舍仙蛊屋,造型奇特,宛若两座楼阁并肩而建。左边那栋屋通体明黄,檐下有着圆盘式的匾,门匾上只有一个大写的“鸡”字,右边那栋则是朱红,圆盘门匾上有个“犬”字。楼阁门户洞开,飞出一位房家蛊仙,奔入落英馆内,神情惶急,口中疾呼:“安蕾,安蕾!”但房安蕾满脸紫气,昏迷不醒。房云、房棱满脸疲倦和愁容,后者行礼满脸愧色道:“是我们失职,没有来得及反应。”这位房家蛊仙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你们是有罪!”随后,他脸色猛地一变,侦查到房安蕾气若游丝,就要赴死,又大叫起来:“安蕾,安蕾你坚持住啊!!”他动用治疗手段,但根本毫无效果。就在这时,一道橘黄玄光从鸡笼犬舍中发出,正中房安蕾眉宇之间。房安蕾脸上的紫气顿时得到缓解,性命险险保住,只是仍旧昏迷不醒,勉强吊住一丝性命。“这杀招诡谲得很,根由是魂道杀招,却有毒道的效果。她这是中了毒,老夫只是暂时稳住她的伤势,要想解决,力不从心!”这时,又走进来一位蛊仙老者,花白头发,一身黄袍,面容肃穆。“见过太上三长老。”房棱、房云纷纷行礼。“房家太上三长老房化生……”方源心底迅速闪过一系列有关他的情报。“是你!就是你躲进落英馆中,把攻势引来,我家安蕾才中了对方的手段,这一切都是你害的!!”那位抱着房安蕾的房家蛊仙,猛地对方源咆哮起来。方源冷冷地瞥着看他,态度倨傲,冷哼一声:“你是什么人?”“我乃房沉……”那蛊仙开口。但他还未说完,方源又一拂袖:“我管你是什么人,你若不服,大可划下道来,是斗智还是斗武,我都接着。你若是想调动房家势力来找我算不尽的麻烦,呵呵,我也一并接了。”说着,方源眼中冷芒四射,扫视四周,目光逼人,气势凛冽。“不好。”房棱、房云均是心头一沉,方源毫不退让,相当强势,他们两人顿时担忧起来,唯恐双方起了冲突。方源躲闪到落英馆中,这在他们俩看来,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有着仙蛊屋这等利器,加以利用,乃是人之常情啊。更何况是心思灵动的智道蛊仙呢?方源乃是他们俩的救命恩人,房云更是觉得方源是他的贵人。最关键的是,方源在之前的战斗中,也出了大力气,若非他镇压收服了太古魂兽飞蜘蛛,那么落英馆早就散了。至于方源将攻势引来,定然是他未料到房安蕾的情况。事实上,就算是房棱、房云也为料到,房安蕾居然无法闪躲。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二人才反应不及。“房沉,休得多言。算不尽仙友乃是房家盟友,已经定下盟约,之前战斗更出力甚巨,岂容你诋毁?”房化生脸色一变,对房沉喝斥。随后,他又转移目光,神情缓和,诚恳地看向方源:“这房沉乃是房安蕾的丈夫,心忧妻子性命,刚刚冒犯,不是本意,还望算不尽仙友海涵海涵。”房沉乃是房安蕾的丈夫,居然也姓房?方源顿时明白,这房沉必然是房家赘婿,从外面招来的散仙一流,入赘房家后,连自己的名字都改为了房。房沉被房化生训斥了一下,顿时不敢向方源发作,低下头来,不断查看房安蕾的情况,哪怕他手中的治疗手段无效,也一直没有停歇下来。方源眼中精芒一闪而过,心道:“房棱、房云担忧,房化生老奸巨猾,房沉也不简单,身为房家赘婿,恐怕也并非感情冲昏了头脑,而是妻子受创昏死,必定要做出样子来。只可惜我有恃无恐啊。”方源有恃无恐,还在于那份盟约。房安蕾代表房家定下盟约,自身和方源之间也牵扯最深。房家若是违背盟约,恐怕房安蕾就要遭受信道反噬。她这种状况,哪里还能遭受什么伤害?哪怕是一丝反噬,就是死掉的下场!这一点,也正是方源想要看到的。当然,盟约也有违背的手段,不过这些手段,也总会有一些代价,并非全然安稳的。即便房家拥有这样的手段,房安蕾的现状,也会让他们投鼠忌器。可以说,昏死过去的房安蕾,正是方源的一块保护符。方源有�



        最新章节:第521章 部落对战联赛

        更新时间:2021-06-13 00:09:01

        沙特甲组联赛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手术后7天吃辣椒
        第567章 意甲赛程积分榜
        第566章 nba篮网赛程
        第565章 cba赛程表
        第564章 巴萨 皇马
        第563章 日本职业篮球联赛
        第562章 俄罗斯甲组联赛
        第561章 巴塞罗那2017赛程表
        第560章 土耳其女排联赛直播
        沙特甲组联赛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意甲赛程
        第2章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
        第3章 继承红色基因 传扬红色文化
        第4章 欧冠赛程赛果
        第5章 法国足球甲级联赛
        第6章 西班牙杯赛程
        第7章 2020国足赛程
        第8章 cba总决赛赛程
        第9章 五一北京哪里游玩
        第10章 历届欧洲杯冠军得主
        第11章 欧冠颁奖
        第12章 血管堵塞会出现
        第13章 nbl赛程
        第14章 nba赛程季后赛
        第15章 虎扑皇马
        第16章 亚冠 赛程
        第17章 i联赛
        第18章 英雄联盟s8赛程表
        第19章 阿根廷杯赛程
        第20章 s21灰色还是白色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64705章节
        第549章 穿搭女夏季夏日
        第550章 想对自己说文案
        第551章 酒店是哪一个
        第552章 季后赛得分榜
        第553章 文森佐第17预告
        第554章 2018年斯诺克赛程表
        第555章 国安主场赛程
        第556章 皇马篮球队队员名单
        第557章 cba辽宁队赛程表
        第558章 恒易融
        第559章 曼联欧冠
        第560章 顾欣怡欧洲杯
        第561章 直播中超联赛
        第562章 赛程nba
        第563章 快船队赛程
        第564章 2017曼联赛程表
        第565章 lpl赛程积分
        第566章 2017f1赛程
        第567章 中甲赛程表
        第568章 鸿蒙系统升级官网
        武侠仙侠相关阅读 More+

        利物浦赛程

        邓念珊

        欧洲足球冠军联赛

        叶宝珍

        美国棒球联赛

        黄启峰

        实况足球2013大师联赛修改器

        赖妙祯

        欧冠分组

        倪武盛

        山东鲁能赛程

        陈逸凡